[設定]黑道三条

彼此之間沒有血緣關係的三条派黑道設定

互稱兄弟自然就是道義形式上的兄弟了




[人物上的設定]


今劍—竊賊


嬌小的身形方便進出狹窄的場所與逃脫、幼嫩的臉龐在危機的時候經常能瞞騙過他人,為他行竊的最大優勢

專門偷取寶石、重要印鑑、機密檔案,過去以接受委託為主要經濟來源,因為偷了寶石再賣到黑市對他而言有點複雜。




岩融—軍火交易商


專門走私槍支、彈藥,周旋在政府與黑道之間的地下軍火供應者

對於自己的體格和格鬥技很有自信,雖然是賣槍的自己卻不會隨身攜帶,反而喜歡使用古典的刀械或是拳頭,自稱不靠槍的男人才是真本事,故基本上對於自己的客戶十分藐視。





石切丸—毒品供應上游


表面上是神社的神職人員,每日在神社服務,對參拜者非常的和藹親切,晚上則利用神社的掩護交易毒品,只批發給中盤不零售,因為他不忍心看到深受毒害的吸毒者。

同行的人都對他相當不解,若問起在神明面前做這種勾當是否會良心不安?他則會回答:正是因為我受到良心的譴責,所以才會一心一意的服務這座神社

三条派的良心與總管,所有的任務和交易幾乎由他主導





小狐丸—賭場經營者


家族企業,和石切丸是三条派中唯二有良心的好人(?),雖然不是很喜歡這個行業,但做起來卻有聲有色,相當有天分。

能敏銳判斷出財源,莊家老千安排得恰到好處,花言巧語便能讓賭徒深陷其中,雖然本人沒有意識,但確實是個像狐狸一般狡猾的男人。





三日月宗近—詐欺師


加入三条派之前靠自己的姿色進行詐騙,男女通吃,對象通常是貴婦或黑道的女人,近而接觸最終目標握有金錢來源的男方,就連有家室的男性都會拜倒在他的西裝褲下。

在三条派中擔任色誘及談判的角色,組織成立後經營的酒店由他管理,對於男性和女性的喜好接寥落指掌,挑選小姐的眼光也是一流的,偶爾出現在店裡反倒成為讓客人魂牽夢縈的對象,更別說店裡的成員對於三日月有死忠的忠誠度,甚至有些女性是為了接近他而下海。








[關係上的設定]


石切丸和小狐丸原本就是舊識,小狐丸的家族企業每固定一段時間就會向神社捐贈鳥居(可見多賺錢),兩人喜歡談論關於神明和良心的話題



過去今劍受委託接到偷取岩融的機密交易資料,第一次成功得手,第二次則被捉拿,岩融認為有利用的可能性,便把今劍留在身邊,從此成為搭當



三日月某次的行騙目標設定為小狐丸,被小狐丸識破,小狐丸和石切丸本考慮合作(經營黑道事業),便向三日月提出邀約(人都被綁在床上了還有說不的可能嗎?),三日月覺得挺有意思的,也就答應了


岩融和今劍則是有一次進小狐丸的賭場消費,抓到了他埋下到詐局而彼此搭上了線,雖然過程不是很愉快,但兩派人馬倒也互相賞識,最後談成合作。




表面上三条的頭兒是三日月宗近,各種談判場合都由他出馬,小狐丸做輔佐,談判的方向腳本由石切丸擬定,他要照顧神社很忙的,所以由招牌三日月處理



三条派壯大之後,三日月收了一名義子——鶴丸國永(臥底型警PARO),因緣際會大概就是刑警鶴丸潛藏在三条做臥底,陰錯陽差迷戀上美人老大,對三日月表示效忠為了展現真心,還說要把自己的童真獻給他(根本性騷擾)結果得到的只是義子的身分,一切自作多情,後期被石切丸安排至旁支伊達組





這些都是昭和時代的往事了,但三条派的成員不知道為什麼每個人看起來都只有二十來歲不到三十,在一些新興的黑道組織(包括親信的伊達組、總是找麻煩又沒什麼作為的新選組等)裡成為軼聞而流傳著,沒有組織敢正式與三条作對,宛如規則一般的三条。






*補充角色


加洲清光—平成後出生,新選組強盛之前曾被丟包到三条做市場學習,度過了一段苦媳婦般的日子,後來久了得到信任,身份稍微提升為照顧老爺爺們的孫女(這是否有比較好呢?













评论
热度 ( 41 )

© 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