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三日】衍

*字數5688

*太多需要警告的部分,但一標上就破梗了,各位自行斟酌



【一期三日】衍

一期一振消失了。


本丸的一天都是十分忙碌的,大家在各自不同的工作岡位上,出陣、遠征、休假、內番,將近五十人的團體生活,不一定會密切掌握彼此間所被分配到的行程,有人三五天沒見著也是見怪不怪的事。


但是每逢雙數月的首日是固定的全體休假日,上半天審神者會集合大家開小型朝會,好檢討前兩個月的各方狀況與戰績,以便調整後續的隊伍安排。
這一集合起來,才真正意識到,感覺好一陣子都沒見著的粟田口吉光唯一太刀之作,確實失蹤了。



身為他弟弟的短刀們好幾位急得大哭,稍微年長的安撫較年幼的,由於粟田口佔了本丸多數,一瞬間就影響...

【一期三日】菓子職人

*現PARO
*鶴丸不意外的戲份超多

*字數4290



【一期三日】菓子職人

《一期●小學》

粟田口家是歷史悠久的和菓子名店,長子一期為了繼承衣缽從小接受家長和店裡師傅的嚴格訓練,不曾有過怨言,因為他喜歡和菓子,和菓子是他的生命,一期對待和菓子細心溫柔就和他之於家中眾多的弟弟們一般,一點也不馬虎。


在一期的記憶中,小時後因為家裡無人照料,父母會將他帶去店裡,然後安置在櫃檯內,一期是個乖孩子,總是安分地待在裡面不會到處亂跑。由於身高低矮的關係,他的視線總是隔著商品展示的玻璃看到客人的胸口或是腰部,但有一回,他見到了與眾不同的景象,是一對相當漂亮的眼睛。

那雙眼睛裡頭,十分神奇的嵌著月亮呢!


那...

【一期三日←鶴】燙衣

*字數2435



鶴丸國永的純白外掛一向是負責洗衣的短刀們洗好晾乾後,再由伊達組同房的光忠幫忙燙的,即便光忠不在,能幹的小俱利也會接手處理他們三人的衣服,而且燙的還不賴。


但光忠和俱利伽羅這周難得被審神者同時安排遠征,留下鶴丸一人,這工作自然沒人處理。


皺巴巴的衣服是能穿,而且越皺越好,最好皺的讓大家嚇一跳,問他是怎麼弄的,鶴丸國永在心中如此盤算,誰知道當他真的穿著一身皺成像擰過的擦巾時,卻得來……


「鶴丸老爺,你這身打扮實在太遜了……我還真的被你給嚇了跳吶!」
「鶴丸爺爺……您該不會、不知道該怎麼燙衣服吧?」

一期一振天殺的你這混蛋專門和我作對也就算了,連你教育出來的弟弟都對我如此無情...

「三日月,過去一年同樣謝謝你的陪伴,希望這束玫瑰能傳達我的心意,接下來的日子也請多指教!」


我的妻子是意外過世的,他是一位可愛又遲鈍的人,很可能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所以,只要我待在這個家的時後,就會時不時地和他說話,呼喚他的名字


這不是我的自我安慰,假裝他還在我身邊,相對的,我很明白自己是再也見不到心愛的妻子了


只是覺得,如果三日月知道自己一個人離開了,會非常傷心地,所以我希望他永遠不要察覺到這件事


——直到我能再次與他相遇為止


----

1/31即愛妻の日,推特上也有人說是いちみかいちばんの日(?)

突然發現這件事的我臨時趕工燒製再敲碎的玻璃渣!

【俱利鶴】食人花

>>復活版、內容一樣,再不行我就放棄


*字數3268

*遊廓設定,請自行斟酌

*副標題:踢到鐵板的鶴丸


[图片]

【一期三日】使性子

*現paro

*字數1365

*偶爾也該吃點糖



【一期三日】使性子



一期一振和三日月新婚以來也將近一年了,自交往時期到現在從未見過自己溫柔的妻子生氣,所以也導致現在的情況令他感到措手不及。



「三日月,請到我這來吧?……」一期無奈地對著妻子的背部柔聲呼喚著,三日月置若罔聞,他又喚了幾聲,大概是嫌囉嗦了,三日月索性把兩人之間唯一還有所連繫的涼被給抽走,以示抗議。



一期一振倒抽了口氣,揉了揉自己的臉頰,總覺得這樣的三日月有點可怕。



但是身為丈夫,儘管妻子正在鬧脾氣,也是有不能妥協的事,他深知這是責任的...

今日台灣ICE場配布的一期三日無料

總之呢、還是玻璃渣......

另外LFT這兒基本上是存放文為主

但一期三日實在很想推大家入沼

所以偶發發圖

至於其他閒圖都放在噗浪裡

【一期三日】紀念

*只是個矯情的段子而已,母親節應應景(絕對不是)



【一期三日】紀念



在接獲茶茶平安產下一名男孩的消息時,寧寧表現的欣喜若狂,立即喚人替他們母子兩準備豐厚的賀禮,寧寧與秀吉公結為連理幾十年來,不曾成功為他產下子嗣,如今豐臣家有了繼承人,多年來牽掛的問題,也獲得了解套。


三日月宗近在一旁靜靜的望著他的主人,深深感慨著,真是一位偉大的女性。


自從秀吉公納茶茶為側室後,開始逐漸疏遠髮妻寧寧,而孩子的誕生更可能影響北政所的地位。但是從寧寧的舉止中,三日月感受到她的器量,這位堅強的女人掩藏住所有內心的不安與悲傷,誠心的祝福著後繼者的誕生。


這是她對於自己的...

夫婦刀真的太逼死人了
忍不住做了萌點整理><

不知道將來會不會補上痛點整理......()

【鶴→一期←三日】


【皇室御物】

「唷!我是鶴丸國永,你的新室友,請多指教啊!」


「鶴丸閣下您好,我是一期一振,往後的日子也麻煩您照顧了」一期一振禮貌性的點頭致意,接著向對方伸出了手,對方接過去,用熱情的幾乎可說是大力的甩了兩下便放開。


鶴丸國永覺得這人十分眼熟,但是心裡卻有感到一絲的古怪,於是繼續說下去,「多自我介紹一點吧?對你挺好奇。」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我底下有很多的弟弟,以前時常照忙著顧他們,不過,過去有段記憶想不太起來,請恕我沒辦法和您多說什麼。」


「只有弟弟的事情還記得啊?——」鶴丸國永感到幾分興味,手指蹭著自己的下顎湊上前對一期一振左端詳、右端詳的,「欸、我覺得你挺...

© Ai★ | Powered by LOFTER